发达经济体降速 宽松不再“包治百病”-科技世界网
发达经济体降速 宽松不再“包治百病”
2016-02-24 10:38:00   来源:
内容摘要
尽管当下美国经济表现尚佳,但全球经济金融市场波动对美国经济的影响较以往大大增加。此外,受海外需求下降冲击,德国2016年2月制造业已接近停滞状态。为应对经济增长疲软的前景,各国央行纷纷大幅加码宽松。然而,在今天的全球环境下,当前货币政策方针并未有明显的成效。

货币 科技世界网


发达国家“组团”降速

2016年2月第三周,经合组织(OECD)先是大幅下调了主要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长预期,紧接着又发布了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速显著放缓数据。数据显示,OECD发达经济体2015年四季度的经济增速环比增幅仅为0.2%,创2012年末以来最糟纪录。其中,日本成为表现最差的发达经济体;美国增速的降幅也不小,由0.5%降至0.2%;欧元区相对而言增速较为稳定。而在发达经济体中,只有英国经济增长的步伐是加快的。

金融危机后,一些新兴经济体纷纷经历了巅峰不再的黯淡;而到了2016年,以美国、德国为首的诸多发达国家也开始步履艰难。在目前急剧变化的经济形势下,欧元区和日本在宽松货币政策的路上越走越远,而美国也在首次加息之后陷入踌躇。如何走出危机四伏的经济局势是发达国家与新兴经济体共同面临的问题。

2016年2月第四周,市场研究机构Markit相继发布的日本、美国和欧元区的本月制造业PMI更是“力证”了当前发达经济体的“惨淡”。数据显示,面对全球需求萎靡不振的压力,日本2016年2月制造业活动扩张速度大幅放缓,新出口订单萎缩速度为三年来最快。在此背景下,如何复苏因金融市场动荡而受损的经济,将令日本决策者们头痛不已。

尽管当下美国经济表现在普遍疲弱的发达经济体中仍属抢眼,但全球经济金融市场波动对美国经济的影响较以往大大增加,同时过度依赖货币政策也在缩短美国经济遭遇衰退周期的时间。数据显示,美国2016年2月制造业创下三年以来最差成绩。值得警惕的是,美国制造业PMI上一次这么糟糕的时候,美联储开启了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

此外,受海外需求下降冲击,欧元区经济“引擎”德国2016年2月制造业PMI跌至15个月低位,并已接近停滞状态。而欧元区“二当家”法国情况更不容乐观,数据显示,因服务业低迷抵消制造业增长,法国2016年2月企业活动陷入萎缩,为逾一年以来首见。媒体指出,法德的“熄火”将威胁到欧元区脆弱的经济复苏局面,欧洲央行恐怕将在短期内采取更多措施,而力度方面可能要出乎很多人意料。


货币政策不再“包治百病”

为应对经济增长疲软的前景,各国央行纷纷“开挂”般地加码宽松。摩根大通经济学家马尔科姆·巴尔和布鲁斯·卡斯曼发布研究报告预测,未来的负利率可能会远远低于目前的利率水平,甚至比黄金储备成本还低。

然而,负利率实际上是一个“潘多拉魔盒”。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日本经济研究室主任张季风表示,负利率很可能导致银行间的挤兑,继而威胁到银行体系的稳定。

不久前,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已承认,在今天的全球环境下当前货币政策方针也许并不有效。而近期,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也在用行动暗示他关于一味加强刺激的货币政策效力的看法已经发生了改变。“仅仅依靠增加货币基础无法推升通胀或通胀预期”,黑田东彦昨日推翻了三年前他关于“单靠货币政策就能够达到2%通胀目标”的有关言论。

与此同时,正在全球负利率趋势中“逆水行舟”的美联储此刻也后续乏力。自从2015年底启动加息之后,美国经济便表现出很大的不确定性,多数经济学家和市场人士预期未来几个月美联储将放缓加息节奏。在国际金融业协会看来,不管加息节奏如何,美联储与欧洲央行、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都将进一步分化,进而导致市场不确定性和波动性上升。

OECD2016年第三周指出,仅仅依靠货币政策工具来拉升经济远远不够,各国目前最需要的是积极运用更加强劲的财政政策和结构改革的势头,从而“三管齐下”提振经济和维持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


全球经济的关键时刻

2015年,由于大宗商品跌价、贸易和资本流动疲软以及一系列金融波动事件耗竭了经济活力,全球新兴经济体一派惨淡。同济大学副教授王倩认为,新兴经济体在2016年面临的变数仍旧很大。一方面,由于发达国家的不稳定因素上升,新兴经济体将很难避免受到全球总体经济环境低迷的影响;另一方面,在当下全球都在寻求转型的阶段,如何调整经济结构、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将是新兴经济体在这一年里亟待解决的。

新兴经济体市场的降温也导致了发达国家经济前景的承压。世界银行在2016年早些时候曾预计,主要新兴市场国家增长乏力将拖累2016年全球增长。当今的新兴国家已不再仅仅是发达国家的客户,同时还承载着作为发达国家投资地域的角色。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增长的80%来自于中国、印度和巴西,因而一旦新兴国家出现了问题,发达国家也难“全身而退”。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日前称,很多国家在走出危机时过于依赖财政和货币政策,实际上应该更加侧重于对供给侧的政策考虑。因此,若要走出当前的全球经济困局,发达国家与新兴经济体的交流与共同努力是必要的。

目前,市场关于美国即将迎来新一轮衰退期的声音甚嚣尘上。经济学人集团分析师约瑟夫·莱克认为,虽然美国经济2016年不太可能陷入衰退,但未来2-4年内陷入衰退的可能性超过一半。此外,欧元区也正展现出受全球经济放缓拖累的迹象,这使得复苏之路看起来遥遥无期。(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自科技世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