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下调2015年第四季度GDP-科技世界网
日本下调2015年第四季度GDP
2016-04-08 14:48:00   来源:
内容摘要
日本内阁府发布的统计显示,2015年第四季度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率计算下降1.1%,继2015年第二季度后再次出现负增长。日本2014年4月提高消费税以后,日本经济数据就像“过山车”一样时上时下,显示日本经济体质的脆弱。而2016年1月,日本央行又出人意料实行了负利率政策。

日本下调2015年第四季度GDP 科技世界网


日本政府近日在2016年3月份月度经济报告中,将经济总体形势评估的表述从2016年2月的“部分疲软迹象”降为“可见疲软迹象,但整体上在温和复苏”。这是日本政府5个月以来首次下调经济形势评估。不久前,日本央行也下调了对国内经济形势的评估。

日本内阁府发布的统计显示,2015年第四季度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率计算下降1.1%,继2015年第二季度后再次出现负增长。日本经济正面临着内需持续疲软、市场信心不足等严峻状况。许多经济学家预测,2016年第一季度日本国内生产总值负增长的概率高企,也就是说日本经济将陷入技术性衰退。


经济数据就像“过山车”一样时上时下

2013年4月,在宽松货币政策引导下,日元大幅贬值,日经股指大幅上扬,出口企业利润创下新高,日本经济一度出现难得的景气势头。但2014年4月提高消费税以后,日本经济数据就像“过山车”一样时上时下,显示日本经济体质的脆弱。

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高达六成的个人消费萎靡不振。剔除价格影响,2015年第四季度日本国内个人消费同比下降1.6%。原因在于国民收入增长乏力,工资赶不上物价,消费者只能攥紧钱包。刚刚结束的大企业春季劳资谈判,大多数日本大型企业加薪幅度仅达到2015年一半。厚生劳动省2016年2月发表的“每月劳动统计调查”显示,2015年日本员工实际收入比2014年减少0.9%,连续4年负增长,实际消费支出继续低于上年。

受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减速影响,日本2015年第四季度出口环比下滑0.8%,进口环比减少1.4%,制造业企业经常利润同比减少两成以上。由于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急跌,日本两大商社三菱商事和三井物产,2016年第一季报出现亏损。

通胀率2%是日本央行设置的摆脱通缩的重要标志。受原油价格大跌影响,2015年日本的通胀率原地徘徊。原计划在2015年上半年实现的通胀目标,现已被推迟至2017年上半年。

不过,日本就业、企业利润、设备投资、财政税收等数据一度创下21世纪以来的新高。

相关机构分析认为,日本股市上涨虽能令持股的个人和企业获利,但因经济增长战略并未真正落实,贫富差距扩大,结果是个人消费等内需依旧疲软,日本成为一个易受外部形势变化影响的经济体。


实施负利率政策表明金融政策陷入僵局

2016年1月,日本央行出人意料实行了负利率政策。

日元贬值、股指上涨是“安倍经济学”最有效的成果。2015年下半年以来,美元加息步伐放缓,全球金融商品价格下跌,日元再度成为“避险资产”受到买盘支撑。日元升值超过预期,日经股指2016年以来比高点跌去两成以上。即便在日本银行小幅扩大金融宽松规模后,也未能改变扭转日元升值的势头。

购买国债是日本央行实施金融宽松的主要手段。日本央行每年购买80万亿日元(1元人民币约合17日元)国债,是当年国债发行速度的3倍,操作空间接近极限。实施负利率政策后,银行等金融机构因担心持有多余现金要向央行缴纳利息,开始惜售手中的国债。最新发行的30年期日本国债6个月来首次出现零交易。

日元兑美元汇率110∶1是日本出口企业能否盈利的重要分界。日元逆转升值拖累出口增长。据日本银行统计,日本出口增长率2014年第四季度为3.8%,2015年第一季度为1.0%,第二季度为-3.6%,呈现快速递减趋势。

日本央行推出负利率的本意是通过压低市场长期利率,鼓励企业和家庭贷款投资和消费。事实上,日本企业手中握有大量闲钱,只是因为少子高龄化社会缺乏有效需求而不愿加大投资。富士通综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早川英男将企业这种只储蓄不投资的现象称为流动性“黑洞化”。


财政刺激效果存疑,是否增税成为焦点

在货币政策边际效应递减的背景下,日本政府将希望转向财政刺激政策。

2016年3月底,日本国会通过了2016年度预算案,一般财政预算支出总额为96.7万亿日元,创历史新高。列入预算的12.1万亿日元项目将提前执行,并计划于2016年9月底前完成八成左右的签约率。提前执行的项目包括公路、港湾、水利、农业农村、学校等领域。日本政府提出“一亿总活跃社会”的口号,预算案中的2.4万亿日元将用于扩大针对低收入家庭的免费幼儿教育,扩充保育设施。日本政府正在考虑增加超过5万亿日元的补充预算来刺激经济。

日本有意借2016年5月份举办七国集团峰会的机会,呼吁各国积极动用国家财政支撑经济,主导国际协作以稳定全球经济。

不过,由于日本财政赤字总额已经高达国内生产总值的两倍,大规模财政刺激政策是否会导致财政状况恶化令人担忧。分析人士称,眼下困扰日本经济的核心问题,既有有效需求不足,也有供给侧企业创新能力不足,从长远看则主要是人口老龄化问题。通缩与人口老龄化问题搅在一起,形势越来越复杂。

是否要在2017年4月将消费税由目前的8%提高到10%,是日本近期政策讨论的焦点。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和斯蒂格利茨近日均建议日本推迟提高消费税。克鲁格曼认为,日本摆脱通缩的速度还不够快,现在不应该上调消费税。他还建议不依赖货币政策,而应采取积极的财政措施。(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自科技世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