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细菌威胁人类!澳科学家研发星形蛋白 可将其杀灭-科技世界网
超级细菌威胁人类!澳科学家研发星形蛋白 可将其杀灭
2016-09-19 10:06:09   来源:中国美国28代理新闻网
内容摘要
澳大利亚墨尔本科学家近日首次在抗击耐抗生素超级细菌方面有了新突破,他们研发出一种可以杀死超级细菌的分子,而主导这次研究的是24岁的马来西亚裔博士生蓝舒洁(Shu Lam)。

墨尔本大学的华裔女博士研发出了一种星形蛋白,可以撕裂超级细菌的细胞壁——并杀死它们,这是后抗生素世界里迈出的新一步。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超级细菌是人类最大的威胁之一,它对现有所有的抗生素都有抵抗性。科学家表示,“据分析,到2050年,超级细菌每年会造成数千万人的死亡,而更严峻的是,在过去30年里仅有很少量的新抗生素被发明出来。”

1.jpg

来自马来西亚的蓝舒洁表示,她们的团队研发肽聚合物(peptide polymers),它们是一系列星状蛋白质分子。肽聚合物能够“撕破”超级细菌的细胞壁从而杀死它们。而超级细菌对这种肽聚合物没有抵抗力。

据了解,这一研究尚在初期阶段。蓝舒洁表示,她们的团队现在只针对一种超级细菌。在未来需要有更多的研究,检查其他类型的细菌对肽聚合物的抵抗性。“我们的研究仍处于初级阶段,我们下一步的工作是仔细检查这些肽聚合物如何杀死超级细菌的。”

墨尔本大学工程学院的科学家近日在Nature Microbiology杂志上发表了他们的新突破,这一杀死超级病菌的最新研究能够用于治疗癌症。


专家呼吁:抗生素不能再滥用 小心滋生“超级细菌”

名词解释:什么是耐药

1、多重耐药:对在抗菌谱范围内的三类或三类以上抗菌药物不敏感。在推荐进行药敏测定的每类抗菌药中,至少1种不敏感,即认为此类抗菌药耐药。

2、广泛耐药:除1-2类抗菌药(主要指多粘菌素和替加环素)外,几乎对所有类别抗菌药物不敏感。

3、全耐药:对目前临床应用的所有类别抗菌药物中的所有品种均不敏感。

PART 1 现状:

近日,美国发现首例“无敌细菌”病例。一名49岁女性因尿路感染症状就医,而被发现感染上“无敌细菌”,即对王牌抗生素“多粘菌素”有耐药性,并且对现阶段所有抗生素都耐药。这一美国28代理新闻再次引起全球关注。业内人士警告说,全世界已接近走到抗生素“这条路的尽头”。如果我们不重视抗生素的规范使用,一生病就要求医生给消炎药(抗生素),或者自己随意购买和服用抗生素。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一旦我们感染疾病后,再遭遇无敌细菌,只能自食无药可医的恶果。

“超级细菌”陆续杀到,现有的抗生素难抵抗

其实,这不是医生第一次发现“无敌细菌”。卫生部细菌耐药监测网南中国区负责人、广东省耐药菌监测和质量控制中心负责人,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教授卓超介绍,在2015年,中国华[0.00%]南农业大学研究人员在《柳叶刀-感性性疾病》杂志上首次报告,在动物的大肠杆菌中发现,有22%的细菌携带多粘菌素耐药的基因,这件事情引起全球关注。因为多粘菌素是抗生素里的王牌,这是我们对抗细菌感染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这个药都没用了,就真的是无药可治了。

当前全球多粘菌素耐药的情况都比较严峻。卓超说,我们不是唯一发现动物身上携带多粘素耐药基因的国家,欧洲有25个国家,包括荷兰、法国、英国等都发现了在动物、肉食品、人体都携带多粘菌素耐药的基因。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2016年2月在欧洲联盟一次耐药性问题会议上说,如果多粘菌素失效,我们就失去了对抗一系列严重感染的最后药品。这是一场全球危机。

其实,近年来,这种危机一次又一次出现,临床医生陆续发现的各种“超级细菌”。从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抗万古霉素肠球菌(VRE)、耐多药肺炎链球菌(MDRSP)、多重抗药性结核杆菌(MDR-TB),以及碳青霉烯酶肺炎克雷伯菌(KPC)等。直到最近出现的对多粘菌素耐药的细菌,因为多粘菌素是王牌,因此对它耐药的细菌则被称之为“无敌细菌”。

世卫组织曾表示,感染“超级细菌”患者的死亡率大约是感染不耐药细菌患者的两倍。卓超认为,目前细菌耐药的形势很严峻,比如我们已经有0.5%的人群对多粘菌耐药,一旦他们患病后,医生没有很多的“武器”可帮助战胜疾病。

4.jpg


PART 2 诱因:

“超级细菌”从何而来?滥用抗生素是罪魁祸首

近年来,“超级细菌”接二连三出现,如今又出现了“无敌细菌”,对抗抗生素的威力越来越大。这种情况到底是如何逐步形成的呢?广东省医院协会医院感染管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感染管理科邓子德认为,这种情况的发生比较复杂,除了耐药菌不断进化和院内感染增加外,滥用抗生素可以说是导致耐药的主要原因,这在中国的情况目前还较为严重。

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应光国课题组,在权威刊物《环境科学与技术(ES&T)》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中国流域抗生素排放和消解的综合评估:来源分析、多介质模型和细菌耐药关联》,在文章中,课题组认为,中国千人每日使用抗生素高达157克,是英美的5倍!

为什么我们的抗生素使用比别人多?卓超分析,一方面是医务人员对于抗生素的使用不规范。在2011年之前,抗生素的使用还未上升到行政管理层面,有一些地区抗生素耐药的情况就比较严重,北方不少城市的碳青霉烯耐药水平超过10%,同样超过全国7.6%的平均水平。

另一方面是家长自己主动滥用抗生素,比如儿科门诊常常遇到一些家长自己主动要求给正在发烧、咳嗽的孩子打吊瓶。其实,小孩子感冒发烧,在初期90%是病毒感染,病毒感染用抗生素是无用的,打了抗生素之后,反而会破坏肠道菌群平衡,胃口更差。很多经常使用抗生素的孩子,脸色发白发青,晚上睡不安稳,爱哭闹,体质越来越差。所以,卓超建议,在孩子感冒初期,使用一些中药或许能取得比较好的疗效。

卓超还说,家长给学龄前儿童使用抗生素的另一个后果就是,孩子长大后,发生哮喘的几率高。因为正常人体内细菌本来维系着一种平衡,光谱抗生素的使用会使体内菌群失调,孩子对外界的过敏原会变得敏感,因而发生哮喘的几率高。当然,经常使用抗生素的孩子,也有可能感染耐药菌,导致疾病治疗愈加困难。

更大的一个层面就是外周环境。卓超说,在中国畜牧业和水产中大量使用抗生素,我们人类吃了这些动物性食物,就好比我们在服用抗生素一样,自然也很容易产生耐药。事实,动物耐药的菌群数与我们人体耐药已经同步。

另外,我们抗生素排放主要是通过生活污水、医疗废水、养殖业废水等方式,进入了水源系统以及土壤。可以说,我们生活在抗生素的环境中,这样耐药的比例自然而然比较高。

PART 3 后果:小心!抵抗力低的人更怕“超级细菌”

是不是一沾上超级细菌人就无药可医,必死无疑?“肯定不是这样的”,卓超说,“从致病力来讲,超级细菌与普通细菌是一样的,只是抗生素对耐药菌无效,医生在治疗上可选择的药物更少,治疗更为困难。比如常见的广谱抗生素,第一常用的是头孢菌素,如果对此耐药,可以选择用碳青霉烯,如果碳青霉烯也耐药,最后只有用多粘菌素。在中国,有7.6%的病人用碳青霉烯无效,只能用多粘菌素。”

另外,这个超级细菌到人体后能不能致病,还得看情况而定,比如对多粘菌耐药的细菌在大肠杆菌上,致病力并不强,但是多粘菌素耐药的细菌从大肠杆菌转移到致病菌很强的细菌上,比如跑到肺炎杆菌上,那么引起的呼吸道和腹腔感染,治疗起来就比较困难。

所以,令专家们最担心的是,耐药菌一旦与致病菌很强的细菌结合,那就很难治好。因此,保护自己不受超级细菌的感染很重要。

PART 4 对策:自律,是时候严格管理抗生素了

专家们认为,是时候该对抗生素的应用严格管理了。一方面要求医生精准用药、规范使用抗生素,避免院内耐药菌的传染;其次就是我们自己不要随意使用抗生素。

国际上,对抗生素管理是非常严格的,这类药属于处方药,一定要有医生的证明。而中国对抗生素的管理则相对宽松,老百姓感冒、发烧、咳嗽等自己随便到药店买抗生素,因而抗生素的使用很不规范。卓超说,国家卫计委从2011开始从管理层面,对细菌耐药和抗生素使用采取行政管理。降低医生不合理的使用比例,比如要求临床住院部的患者,使用抗生素的比例不能超过60%,门诊病人不能超过20%。在此之前,住院病人抗生素的使用比例高达80%-90%。经过5年的治理,目前全国的住院病人使用抗生素的比例平均水平为40%,门诊的比例下降为10%。

其次,抗生素使用强度力争控制在40DDD(成人限定日剂量)以下。卓超说,使用强度DDD来限制抗生素使用强度,这是一个最直接的指标。举例来说,按规定某一种抗生素只能用4支,时间为10天,但如果医生用了6支,时间为20天,那肯定就超标了。欧美的强度控制在20DDD-30DDD,根据我们的国情,抗生素的使用强度应控制在40DDD以下。

卓超说,我们很难在短期内达到欧美的标准。因为有一些病人在基层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或者自行使用过抗生素,身体已经不是单纯的白纸,已经变得千疮百孔。到了大医院里,为了使得治疗有效,只能采取更积极的模式,尽快把病情控制住,所以,使用抗生素的剂量和疗程不得不加大力度。

其次,在规范用药上,我们老百姓自己的意识也很不够,感冒发烧自己嚷嚷着要用消炎药(抗生素),而在国外,抗生素的科普教育进入了中学或大学,学生们知道细菌感染了才会使用抗生素,即便发高烧也不会马上用抗生素,而是采取更多别的措施,比如多喝水、退烧药等,出现了相应的症状,比如验血发现白细胞升高,才使用抗生素。

因此,除了呼吁政府全面严格监管抗生素外,对个人来说,真正能做的就一件事:当家人或自己生病时,谨慎严格使用抗生素!医生如果给你开具抗生素,一定要明确是比较严重的细菌感染才需要!


“超级细菌”洗出来?

一般认为超级细菌由滥用抗生素引起,但美国俄勒冈大学一项研究显示,添加了抗菌剂的日用品一样可能“造就”超级细菌。

研究人员在发表于《环境科学与技术》月刊上的文章中说,他们收集了一座设有游泳池、办公室和洗衣房的大学体育馆内的灰尘样本进行分析。结果显示,灰尘中25%的细菌来自人体皮肤。而这些灰尘样本中,抗菌剂浓度与抗菌素抗性基因,也就是耐药基因,有明显关联。研究人员认为,这可能是因为抗菌剂残余物质会长时间残留在自然环境中,细菌对抗菌剂产生抵抗后,也会增加其抵抗药物的能力。

3.jpg

英国《每日邮报》日前报道,常见的抗菌剂包括三氯生、三氯卡班、甲基、乙基、丙基和对羟基苯甲酸丁酯等,这些物质经常被用在化妆品和洗发液中,起到杀菌防腐的作用。曾有研究显示,三氯生和三氯卡班在灭菌方面并不比香皂+清水更好,英国一些日用品制造商已经开始减少使用三氯生和三氯卡班。

此外,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日前发布禁售令,包含特定活性成分的抗菌洗浴产品不得继续在市场上销售,原因是它们在预防疾病和减少疾病传播方面并不比普通肥皂与水更有效。


鼻腔内天然抗生素 能杀灭“超级细菌”

德国研究人员在新一期权威学术刊物《自然》杂志上报告说,他们在人类鼻腔中发现了一种天然抗生素,能够杀灭对多种抗生素具有耐药性、被称为“超级细菌”的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

德国蒂宾根大学研究人员在对187名住院患者的研究中发现,一种名为路邓葡萄球菌的细菌很少和金黄色葡萄球菌在患者鼻腔中同时出现;当患者鼻腔内有路邓葡萄球菌时,其鼻腔内同时存在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比率仅为鼻腔内没有路邓葡萄球菌患者的六分之一。进一步研究显示,路邓葡萄球菌能够产生一种先前未知的天然抗生素,让金黄色葡萄球菌在人鼻腔内无法生存,研究人员将其命名为“路邓素”。

2.jpg

动物实验表明,路邓素能够杀灭MRSA、抗万古霉素肠球菌等对传统抗生素具有耐药性的多重耐药菌。例如,用路邓素制成的软膏成功治愈了小鼠的MRSA皮肤感染,路邓素喷雾让大鼠鼻腔内的MRSA数量大幅减少。研究人员说,抗生素通常仅由土壤中的细菌和真菌产生,人体内菌群同样可以成为抗生素来源还是个新发现。他们接下来将着重研究路邓素的应用,如尝试给高危患者植入可产生路邓素的细菌,以降低MRSA的感染风险。

美国东北大学微生物学家基姆·刘易斯表示,这是科学家第一次明确一种细菌产生的抗生素能够抑制同一微生物群落中另一种细菌的存在。研究人员认为,新发现有助于今后更好地预防和治疗耐药细菌感染,也为今后寻找新型抗生素提供了新思路。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自 科技世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