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中美德三国高校间的创新差异-科技世界网
解读中美德三国高校间的创新差异
2015-12-01 15:01:00   来源:中国美国28代理新闻网
内容摘要
德国经济界与高校的科研合作密度高,平均每100家企业与高校建立了200多个合作关系,尤其是在化工与医药等技术密集型领域,两者之间的研发合作规模远远超过平均,而企业与综合性大学建立的合作关系数量更多。

解读中美德三国高校间的创新差异 科技世界网

 

“创新”这词如今已经成为最不具有“新意”的词语,然而,即便再老掉牙,创新不可否认的是整个社会发展的前景动能。作为孕育未来精英的大学校园而言,“创新”更是被写入学校的战略规划中,培养具有创新思维的学生,是全世界每一所高校过去、现在以及未来都在努力做的。

那么,在鼓励学生“创新”的方法上,高校们是否本身也有所“创新”呢?

 

中国

创客集市:搭建创意平台

把创意和灵感作为商品,在集市上寻找合作创业机会。这样的想法在上海财经大学创业学院成为了现实。

2015年11月17日,首届“冠生园杯”上海财经大学创新创业大赛决赛暨上财创客集市开集仪式,在上海市武东路288号上海财经大学创业实训基地大礼堂隆重举行。

本次大赛由“冠生园”集团冠名,上海财经大学创业学院、共青团上海财经大学委员会共同主办,全球创业周提供支持。大赛于2015年9月29日正式启动,受到了广泛的关注。截至报名的最后一天,共有来自上海财经大学本科生、研究生、留学生,以及广大校友的89个创业项目报名参赛。通过层层选拔,共有12支优秀团队胜出,入围了决赛。

场内各队选手正在热火朝天地展示着自己的创意项目,大赛场外搭建的“创客集市”平台同样热闹非凡。共有40多个优秀创业项目进行了展示。

绿色翅膀停车充电共享项目便是创客集市中高度吸引了众人的眼球。据悉,该项目旨在利用软件及微信服务号将新能源车主与空闲的充电桩车位进行对接,解决充电桩设备不足这一困扰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难题。

在这一平台上,绿色翅膀停车充电共享项目也找到了落地的“买家”。团队负责人葛雨敏透露,现在该项目已与上海浦东1000多个车位谈妥未来将装上他们的充电桩,而他们的目标是2015年年底前成为浦东地区前三大充电桩共享网络平台,在2016年年底前成为上海地区前三大充电桩共享网络平台。

“虽然项目还处在运营初期,但大家都很有激情和创造力,我们的项目一定会有光明未来。”葛雨敏对未来的发展很有信心。

当然,绿色翅膀停车充电共享项目并不是惟一受益于创新创业大赛和创客集市的项目。上海财经大学创业学院执行院长刘志阳老师表示,今后将定期举办“创客集市”活动,不断为青年创客们提供更多的服务。

高校究竟该如何鼓励“创新”,并在方式方法上做到“创新”?对于该问题,上海财经大学校长樊丽明教授谈了她对创新创业教育的三点认识。

在樊丽明看来,高校首先要理清创新教育与创业教育的关系。创新教育重在通过知识传授、案例教育来活跃学生的思维,通过活跃思维,增加了创新者创造新产品、新服务、新技术、乃至形成新产业的可能。创业教育,重在关注学生的实践,增强学生的实践能力。创新教育与创业教育相结合,可以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创新创业相结合,才能推动中国国家产业结构更好地调整,推动国家经济更好地发展。

其次,要综合利用第一课堂与第二课堂的优势。樊丽明表示,创新创业教育须注重第一课堂与第二课堂相结合,充分利用第一课堂、第二课堂两个战场,不能偏废。大学课程学分里,第一课堂占70%,第二课堂占30%。第一课堂是为了学习更多的知识,诸如财经知识、科学知识、人文知识、跨界知识等,以开拓视野,学习前人、他人的经验、教训。第二课堂是实践。第一课堂以课程为主要抓手,以知识为主要学习内容;第二课堂以项目为主要抓手,以体验(实践)为主要学习内容。第一课堂与第二课堂的双导师制,可以彰显特长,让学生的学习和实践更好地结合起来,通过优势互补,从而促进创新创业道路产生更多的收获。

再者,要辩证地看待成功与失败。创业的道路上,成功与失败同时存在,成功是可能的,失败更是可能的。如何正确地看待失败,需要有很好的心态。樊丽明强调,“失败也是一种成功”,是值得认可的。她经常提醒创业者要从失败中总结经验和教训。在总结失败的过程中,还可以收获师生间的共同交流、收获团队的精神、收获社会的体验,这本身就是一种成长。

 

美国

设计思维:从概念到实践

谈到创新,许多人便会搭上思维这个词。但“创新思维”如何通过教学传授给学生?这一课题过去难住了许多教育界和商界人士。然而,美国弗吉尼亚大学通过一系列实践证明,“思维”是可以被“设计”的,并且设计思维具有巨大的潜力,甚至可以通过教学传授给每个人。

2015年夏天,弗吉尼亚大学工程专业的学生在德国大众汽车总部,利用设计思维生成企业战略创意。弗吉尼亚大学科里教育学院(Curry School of Education)的学生则使用设计思维为成年学习者带来更好的学习资源,帮助这一通常被遗忘的学生群体。

“当然,只有通过现实检验的设计思维才是完整的。”弗吉尼亚大学达顿商学院教授Jeanne Liedtka指出。Jeanne Liedtka教授是设计思维领域的著名专家,她主讲的“设计思维”在线课程吸引了数万学习者,她也为知名企业和美国政府提供咨询服务,帮助他们跨越阻碍创新的障碍。

作为一名大学教授,Jeanne Liedtka将自己对创新思维的理解归功于弗吉尼亚大学的“学术村”——那里有学生和全体教职员工的寓所,也体现了弗吉尼亚大学创建者——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弗逊希望创建一个更少等级、更民主的教育愿景。

“我对设计很有兴趣,尤其是建筑如何制造空间,让人们以某种方式居住。”Jeanne Liedtka表示,设计师看待问题的方式很特别,他们使用的很多工具也是可以学习借鉴的。

Jeanne Liedtka所谓的“设计思维”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法,简单说,就是将建筑师和设计师的创作流程应用于解决商业和社会问题。

例如,医院管理者在制定护士值班时间表时,可能会很简单地从预算和病人数量角度考虑。在使用设计思维后,医院管理者则会首先与护士和病人进行直接交流,了解现有值班表的缺陷。然后他们会针对护士和病人的抱怨进行头脑风暴,并考虑预算等因素,制定出新的值班方案。最后,他们会通过小规模的测试,寻求护士和病人的反馈,并在整个医院推广新的值班时间表。

在Liedtka教授看来,这一过程是由可能性驱动的,并且是互动的。设计思维强调决策者重点关注服务对象个体的需求和愿望,抛开可能限制他们创造力的阻碍,小规模测试他们的想法,重复实验——在这一过程中,失败不仅是允许的,并且也鼓励失败。

“设计思维揭开了创新的神秘面纱,并证明创新并不只有那些天才才可以实现。”Liedtka教授说,“它为人们提供了寻求各种小创新的工具,也让人们更有信心去实现更大的创新。”

在弗吉尼亚大学,大量案例都佐证了Liedtka教授的观点。

2015年,建筑学院的27名大三和大四学生从2014年开始参加了学校的设计思维项目——该项目对所有专业的学生开放。“这一设计思维课程让学生通过更开放的设计教学学会以批判思维研究复杂问题,并将改善问题、服务和体系作为重心。”设计思维项目主任Anselmo Canfora副教授说,“该项目给学生提供了基本的工具和批判思维的入门训练,这有助于他们在建筑之外的领域也获得成功。”

工程学教授Dana Elzey也希望将设计思维教授给他的学生,让设计思维成为这一学科分析性思维的有力补充。“当今很多趋势都对工程师提出了新的要求,他们需要拥有创造力,使用右脑思维得出新的解决方案。”他说,“设计思维帮助工程师利用开放思维和感情同化的思维模式,找到符合社会、文化或环境背景的解决方案。”

同样的创新也发生在教育领域。科里教育学院的教授Mable Kinzie 和Sara Dexter鼓励学生使用设计思维,根据目标人群(尤其是成人学习者)设计授课内容。“我们让学生学会不要等想法变得完美了再行动,而要预先设计原型,并让目标人群参与互动,以便评估我们的想法。”Kinzie说,“即便有的主意不能奏效,但失败的成本也会很低,并可以帮助学生进行改进,设计新的更有效的方案。”

可以说,在弗吉尼亚大学,设计思维已经渗入学生课程、教职员工的研究和全体工作人员的日常工作,这也印证了Liedtka所说的“设计思维在基层的力量”,它将鼓励校内外更多不同学科的人使用设计思维解决复杂的问题和挑战。

设计思维项目主任Anselmo Canfora认为:“从学科合作角度讲,设计思维让人文研究者和科学研究者拥有了相同的工作方法,他们可以创造性地协作,共同解决重大问题。这也是我们作为公立高等教育机构的责任所在——在学术界、私有领域、政府机构和非政府组织之间建立各种联系,应对各种社会问题的挑战。”

“大学不仅仅需要发现新知,同时也需要做一些务实的工作,改善社会。”Anselmo Canfora补充道,“设计思维就是关于对智力的挑战,我们已经证明,我们有能力改变世界。现在我们需要证明我们可以承担这种改变世界的责任。设计思维可以帮助我们做到这一点。”

 

德国

联合地区:创新效益最大化

作为世界上最具有创新能力的国家之一,德国的创新体系最重要的特点和优势便是高校与经济界的合作。高校科研机构是德国国家创新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与企业之间通过长期合作形成信任关系,共同解决问题和培养高科技专业人才,对于激发德国的创新潜力、提升国际竞争力贡献巨大。不同于其他国家的高校,德国高校与企业的研发合作是独具特色的。

德国有约100所大学,其中有80所综合大学和20所具备综合大学教学能力的高校。在2006年的首轮评选中,有9所大学入选“精英大学”。在2012年6月的第二批评选中,新增5所“精英大学”。德国“精英大学”的头衔不是终身制的,第一批入选的9所精英大学中,有3所后来被淘汰,被剥夺了精英大学的称号。德国最终总计有11所大学被选为“精英大学”。

申报“精英大学”的考核有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如何把大学建成国际一流大学的方案;二是学校的强势学科或跨学科;三是后备研究人员的情况。学校的强势学科或跨学科情况在评选“精英大学”中占有较大比重。

在“让一部分高校先强起来”的思想指导下,德国联邦政府与州政府共同参与投资。资金向精英大学的重点科研项目倾斜。德国期待通过引入竞争机制,使德国的学术界重现活力。有了“精英大学”的头衔意味着,在未来5年里,获选大学能获得27亿欧元的资助。同时,精英的标签每年能为大学财政带来约2100万欧元的额外科研经费。更重要的是,这能给大学带来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声誉,这无疑对发展大学的尖端科学研究,提高大学的国际竞争力产生积极作用。

德累斯顿工业大学(Dresde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创建于1828年,位于“欧洲硅谷”之称的德国萨克森州首府德累斯顿,是德国11所“Elite-Uni-精英大学”之一,同时也是欧洲工业革命以来历史最悠久和最有名望的科技大学之一。它的创新发展自然非常受益于“精英大学”的头衔。

2012年6月,德累斯顿工业大学在德国第三轮大学卓越计划评选中成功入选德国11所“精英大学”之一。德累斯顿大学校长施泰因哈根说:“德累斯顿工业大学凭借出色的未来计划,两个国家精英研究集群——德累斯顿电子技术推动研究中心和再生疗法中心,以及德累斯顿生物医学与生物工程国际研究生院,最终在全德范围的高校竞争中获胜。”这一桂冠不仅给德累斯顿工业大学赢得了声誉,还在其后5年的时间里为学校带来约2.7亿欧元的政府扶持资金。而在2012年,该校的经费合计达到4.9亿欧元,位居德国384所高校的第三位。

从高校与企业合作广度的国际比较来看,德国经济界提供的科研经费占高校整个研发支出的比例远远超过美日等国。德国半数以上企业都与高校开展知识与技术转让合作,而英国和法国分别只有1/3和1/4的企业与高校合作。

德国经济界与高校的科研合作密度高,平均每100家企业与高校建立了200多个合作关系,尤其是在化工与医药等技术密集型领域,两者之间的研发合作规模远远超过平均,而企业与综合性大学建立的合作关系数量更多。

企业对于高校的大规模长期投入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高校的科研产出通过知识转化,每年整体上为地方经济贡献了高达1900亿欧元的经济效益,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3%,这其中由企业资助的第三方研发所做贡献就超过1000亿欧元。在巴符州、柏林、汉堡等高校与企业密切合作的地区,高校每年对于国内生产总值的额外贡献达到人均3500欧元左右。

以德累斯顿电子技术推动研究中心的具体科研为例,他们正在进行的研究项目FAST(Fast Actuators Sensors and Transceivers,即高速执行器传感器和收发器)。该项目从德国联邦教研部的“2020-创新伙伴计划”中获得了4500万欧元的资助,工业界也资助了该项目3000万欧元。

德累斯顿电子技术推动研究中心的科学家弗兰克·埃林格教授对媒体介绍时指出,FAST项目致力于在这一领域实现技术飞跃。这个所谓的逼近光速电子通信传输研究,目的是让无线通讯系统的速度最大限度地接近物理极限。其目标是将系统延迟降低到1毫秒至10毫秒。实时能力意味着未来的技术可以没有明显延迟地运行。从通讯、安全、汽车,到能源和健康等领域,该研究的应用十分广泛,不仅能够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而且有可能深刻地改变社会的很多领域。

此外,高校与企业合作关系的经济效应和价值创造主要集中在周边地区,包括带动了本地就业市场以及周边高科技企业创业,高校所在区域失业率平均比全国其他地区低3%。

德累斯顿目前聚集了近2100家与微电子相关的企业,雇员近5.1万人。在结合自身和地区的优势推进与企业界合作的过程中,德累斯顿电子技术推动研究中心联合了周边包括开姆尼茨工业大学、两个马克思—普朗克研究所、两个弗劳恩霍夫研究所、两个莱布尼茨研究所,以及亥姆霍兹德累斯顿罗森多夫研究中心在内的10个研究机构共同合作。

施泰因哈根也表示,“精英研究集群德累斯顿电子技术推动研究中心作为更大范围的研究联合体,给地区工业的发展带来了重要的推动,并且为稳定德累斯顿地区的就业作出了贡献。该中心的研究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并被国际科学家视为微电子和纳米电子领域的首选地之一。”(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自科技世界网)